標頭文字

古蹟、單車、親子,我的記錄簿。 (蝴蝶+1)

2015年7月26日

高義吊橋歷史溯源


台灣山區道路的發展有其脈絡,依個人所知 新店福山道路溯源,獵徑和社路是原住民自力經濟發展和擴張所衍生,隘勇線和警備道則有著軍事統治的強權意味,之後的政府更迭及民主制度,進而發展產業道路、縣道或省道。

1910年(明治43年)總督府蕃務本署推動「雅奧罕群」方面隘勇線前進,宜蘭廳於5/22自圓山前進,雅奧罕、馬利克灣、奇那基群協同抗拒;新竹廳於6/15向內灣溪上游方面行動,牽制馬利克灣群;宜蘭廳9/8田丸部隊長、中間警部等會同家永中尉之一行,率領原住民抵達大嵙崁溪,於溪上架設鐵線,吊以木板,一人接一人坐之滑行至前岸,進入卡宇伊蘭社,社眾迎入社內宿之;桃園廳於9/13自角板山前進,以鞏固兩隊隘勇線,並迅速供應各線物資;9/23三廳前進隊於大嵙崁渡河點連絡初次完成。

1910/9/23山本大尉以電話向大津總指揮報告:「會合後,渡過該渡河點,至達卡散社自昨日起,由宜蘭隊準備以鐵絲架設吊橋,預計一週後完成。」。

以上史蹟記錄取自臺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「日據時期原住民行政志稿理蕃誌稿】第二卷下卷」,三廳記錄散見於各頁,山本大尉電話報告見p.121-

三廳前進隊會合於大嵙崁渡河點,並開始以鐵絲架設吊橋。這個會合點在現今依然存在嗎?吊橋在現今依然存在嗎?卡宇伊蘭社和達卡散社是重要線索。經查 台灣百年歷史地圖 1907日治五萬分之一蕃地地形圖,套圖今Google Maps,並對照經建一版地形圖,此即位於北橫高義一帶,吊橋名高義吊橋。

譯名對照(日據時期原住民行政志稿理蕃誌稿】第四卷附錄)
ガオガン  雅奧罕、卡奧灣    Gaogan
マリコフン 馬利克灣、馬里闊丸  Marikowan
キナジ  基那吉、奇那基    Kinajih
カウイラン 卡宇伊蘭、高義蘭   Kauiran
タカサン  達卡散、塔卡散    Takasan


【遊記】

抵達高義候車亭,整裝!

自候車亭左側下階梯,蝶兒來迎賓,這隻是白斑弄蝶(狹翅弄蝶)。

哇哩咧!!!今日的第一道挑戰,非誠勿擾,無備末進!蛛網夾道,飛蟲亂舞,小蚊逼人很甚。

進入竹林區,惱人的蛛網不斷,登山杖前導大亂旋。

蝶兒不少,以小灰蝶和黛眼蝶居多,長紋黛眼蝶(玉帶蔭蝶)入鏡。

一路的荒蕪,久無人跡。發現吊橋,仔細瞧,無名!
ps. 橋柱標示「禁止通行」,請各路朋友三思而後行。

有意思!綠色橋廊!只是這橋板好像有問題耶!驚~!

今日我是全付武裝,有備而來,怎也要好好踏查一下。腎上腺素有反應。

綠廊寫意?其實不然!登山杖前導小轉旋。

前方豁然開朗,下方小驚心。等等!是鐵線橋雖然它已是前、後兩代共構橋,前代主纜是成束鐵線喔~!這可是現存少見的,依個人經驗,這是僅此一次見到實物,而且居然還能親身體驗要給它走過去(雖然它是前後兩代共構橋),開心!
Ps. 2015/8/13後記:經查台灣古道仍存在鐵線橋,就是不知有沒有緣份能去走讀尚稱完好的鐵線橋。



瞧瞧河道,今天天氣

再前進沒幾步,橋板狀況完全打消充斥的喜悅,腎上腺素再度激發、爆增!單手抓穩單腳進,另一手腳再跟進,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踩在橫吊樑,只有一步是半踩在鐵線上,因為橫吊樑斷了。是有橋板連接,但我就是不敢踩,怕怕~!一路平安抵對岸,回拍!

咦?有接線箱。

原來橋端兩側不遠都有建物,看來這座橋應該是榮華壩工作人員定期使用中。

這是兩代共構橋,比較奇怪的是,前、後兩代主索錨定的位置是不是太近了?看得出來錨定的小區域與整體略有不同。我不是學土木的,記錄代解。

要好好地看仔細了,是鐵線橋耶~!















按之前所做功課,靠右可上鷹山,既來之,則安之,咱也要來去摸摸三等三角點No.6264

陡上,開路,攀岩,抓樹幹,硬上,開路,有沒有搞錯啊~?跌對邊是皮開或肉綻,跌錯邊是七天才回家,不好玩!

大粒汗、小粒汗的,完全沒有閒情逸緻想到要拍照,等我下回有好漢相幫再來補拍,這單槍匹馬的,我很認命。

安全是回家唯一的路,撤~!

回行到路口,發現鞋在開口笑,今天當了一次傻蛋,哈哈哈!


【後記#2015/8/18】

翻拍「ガオガン蕃之圖」カウイラン(卡宇伊蘭)、タカサン(達卡散)相關地形及路線圖,按說明此圖為1911年遠藤寫真館出版1910年日軍進行芃芃山隘勇線推進時之軍事行動圖,提供參考。

全圖可見於「臺北州理蕃誌【舊宜蘭廳】參考圖集」,值得推薦!


Remark
1. 2015/7/25旅記。
2. 2015/7/26貼於Google Blogger
3. 2015/8/13新增鐵線橋後記。
4. 2015/8/18新增後記。

2015年7月1日

都市叢林(蝶飛過影)


朝九晚五,工作煩瑣,每日兩回的摸魚時間,是公認合法的合理默許,廊道裡是吱喳吱喳,邊間裡是淅瀝花啦,二樓大陽台聚眾看天吐霧,一樓後花園有著蟲蟲的小天地。後花園不大,位於大樓機車停車場旁,也正是地下室汽車停車場的車道上方。雖名花園,其實就只有樹,以及陸續增加被各樓遺棄的盆栽而已。

按大樓(管理委員會)主委所述,整理花花草草是耗時耗力不易管理,所以選擇以長不高的短樹植栽。唯一一株早期種植的玉蘭花是例外,高度已超過二樓陽台護牆(女兒牆),但也因樹根破壞樓板(地下室車道屋頂微裂滴水)而於2014/11/20~殺腰吶吶~。

盆栽以金桔最多,數量是只增不減,除了一盆被我帶回家為除外。其他盆栽則是有增有減、數字浮動,有人喜歡就可以帶回家,反正沒了主,知會一下警衛是通行的。

生態觀察迄今剛滿一年,源自例行性的打混,意外地發現蝶飛過影,這是都市叢林的一小隅。我本身所學及職場工作與生態內容是相距甚遠,自家能力自家知。這裡的蝶可以百分之百稱之為「少」,10分鐘的休閒傻待,適情附雅,足矣!異紋帶蛺蝶(小單帶蛺蝶)雌蝶,這是圖資記錄的第一筆(2014/6/12
Ps. 以下記錄以不重覆蝶種為原則。

幻蛺蝶(琉球紫蛺蝶),翅背有著幻變的藍白折射光,只拍到翅腹。

大鳳蝶無尾型雌蝶,停棲在福木。

藍灰蝶(沖繩小灰蝶)是這裡的固定族群,這是牠們的活動範圍。2014/8/20第一次記錄蝴蝶交尾,也見識了搶親 蝴天蝴地洞房見聞錄 戲碼。

眼蛺蝶(孔雀蛺蝶),大大美麗的眼紋總是引人目光。

斐豹蛺蝶(黑端豹斑蝶)雌蝶,倒掛在金桔葉下躲豔陽。

青鳳蝶(青帶鳳蝶),停在高高的壁面上。

花鳳蝶(無尾鳳蝶)雌蝶,2014/9/1第一次記錄花鳳蝶雌蝶到此產卵。

這一年來,花鳳蝶產卵的記錄可多了,我是養到分送人(同事小孩),很樂的。

蘇鐵綺灰蝶(東陞蘇鐵小灰蝶)。我的拍照是沒技術可言的,不過,這張有著濃濃的都市叢林味。

我的「坎棧」不夠,一些弄蝶超難辨識的,往往必須拍合翅再拍開翅,才好辨認,這隻沒拍到開翅,只知道是褐弄蝶屬。

無尾白紋鳳蝶,在玉蘭花旁的竹葉小憩。

弄蝶就是難弄,三線蝶也是容易讓人三條線。這隻應該是禾弄蝶(台灣單帶弄蝶),因為沒開翅,所以有點心虛。曾經有兩個週六、日,我在北投八仙里稻田邊窩了共4次的半天,就專看禾弄蝶,牠的斑紋變異有夠多的,難弄!

2014/9/17第一次發現毛蟲,這是花鳳蝶的幼蟲,至此開始每日關注毛蟲生態。

有沒有太誇張,這位同事更準備了放大鏡來觀察。


便便也不放過,同事彼此笑稱有病。

突然發現毛蟲的外皮怎麼會裂開,直覺以為難活了。
Ps. 事實是正常情況。原因?我當然是不知道,哈哈哈!

前蛹、蛹,期待著牠的羽化新生,每天傻看至少兩回(正確數字是五回)。


2014/10/6一早到花園,就發現正在(羽化)晾翅


同事秀了蝶上手,他說只有這時最容易聽話,還說天氣冷,要幫吹熱氣,我是一頭霧的傻看,搞得早到半小時變成遲到半小時才進公司,可卻是一整天的開心。

雅波灰蝶(琉璃波紋小灰蝶)。

大鳳蝶有尾型雌蝶,雖然有點損傷,真的是漂亮。

2014/10/13連著個把月,天天有黑星弄蝶來報到,觀察月餘,小有辨識心得。



大鳳蝶也來產卵了,當下真是高興。
Ps. 事實是最後都抵死而畢爾(Disappear)。

黃襟蛺蝶(台灣黃斑蛺蝶)盤踞在高處。上班期間,腰帶掛的是小型數位相機,或手機相機,有的拍就偷笑了,總不好背著砲機在公司進進出出的,傳到主管的耳朵裡,豈不太囂張~?那我可不好混了,因為有時打混難免會超時的

當然也會有其他生態可觀察,可惜我是大外行。六條瓢蟲 生態觀察-六條瓢蟲 有還算完整的羽化記錄。

隨時可見嘻鬧的藍灰蝶,全年無休,只要不下雨。

粉蝶科的黃蝶屬是不容易辨認的,這隻應該是黃蝶(荷氏黃蝶)。

黑星灰蝶(台灣黑星小灰蝶)。

東方喙蝶(長鬚蝶),常稱天狗蝶,沒想到在園區裡可以看到,稀客!這一年來,僅此一次記錄而已。

玳灰蝶(恆春小灰蝶),偶爾可見,牠這時正被大樓間產生的小旋風吹的七葷八素、東倒西歪的跳起華爾滋。

遷粉蝶無紋型(無紋淡黃蝶),每次都是看牠飛速通過、高來高去,沒想到這次是落地大休息。

居然上手了,第一次蝶上手的記錄,就是開心!開心!開心!

鐵色絨弄蝶(鐵色絨毛弄蝶),稀客!這一年來,也是僅此一次記錄而已。

緣點白粉蝶(台灣紋白蝶),在這裡也是每日可見,但數量上明顯不及藍灰蝶。


紫俳蛺蝶(紫單帶蛺蝶),飲料要投幣的喔,我請客,別跑啊~!

木蘭青鳳蝶(青斑鳳蝶)。

除了鳳蝶外,每次看到毛蟲都不知是蝶、是蛾,或其他,隨著蝶書越看越多,查圖鑑或網路資料是越快越準確,發現一批緣點白粉蝶毛蟲。

搞不懂牠們為什麼要選牆壁化蛹,給牠貼標籤,免得給他人誤傷。

意外地,下午就發現一隻蛹爆漿,真是一種米百樣人,只能當是誤傷、含恨。

其中一隻化蛹失敗,上半截是蛹狀,下半截是毛蟲狀,宣告死亡。

其他隻正常。2015/3/29是例假日,早上刻意到公司看蛹,想說不會羽化了,「呆」到AM.9:30離開,沒想到下午接到同事訊息,在AM.10:00左右羽化,哇哩咧~,沒緣!

網絲蛺蝶(石墻蝶)。

2015/4/17發現一批毛蟲共13隻,4/20一天少6隻,4/21發現嫌疑犯2隻白頭翁常來逛街,當下決定自花園搬最小盆金桔樹,開始當寄養家庭。

2015/4/28花鳳毛蟲2隻化蛹失敗,另有1隻自金桔樹掉落,原因不明,判斷帶回家的金桔樹可能有問題,牠已沒法「正身」,要幫牠,可惜沒用了。花園的金桔樹都是大樓各公司陸續搬下來(不要的),我搬回家求方便(機車)帶最小盆(也最新),所以有了意外,算是上了一課。

2015/4/29開始每天準備新食草,在觀察記錄的過程中,有一特別景象值得說明。由冷房將昆蟲盒(箱)移到戶外時,常常會看到毛蟲弓立半身,不是每次或每隻,但基本上有50%以上的機率,可惜我是不知原因的,就當伸個「大懶腰」解,哈哈!

在化蛹前,毛蟲會四處「爬爬造(台)」找理想的位置化蛹,不同種會將已成蛹的「告過去(台)」,而同種的不會。此現象還需多次觀察才為真,畢竟我的記錄可能只是偶然。
Ps. 發現「告過去(台)」的當時,手上並沒準備拍照,只好沒圖沒真相。

化蛹完成,我都將牠們繼續放到窗邊接受風吹日曬(不會直曬)。
Ps. 在筷子化蛹的是黑鳳蝶,其他是花鳳蝶。


羽化前一天,可以發現蛹會明顯地變色。

2015/5/171隻花鳳蝶羽化高飛。羽化的這隻,曾吃過疑有問題的金桔樹,仍可新生。


2015/5/221隻黑鳳蝶羽化。所有的花鳳蝶都是在早上上班前羽化及晾翅完成,黑鳳蝶是在下班回家才發現已羽化完成,而早上出門時卻似乎沒有發現蛹已明顯變色,是否黑鳳蝶都不在早上羽化?此還需有較多的記錄才可確認。


陸陸續續自公司花園採集花+黑鳳蝶毛蟲,2015/5/25刻意帶回一隻終齡毛蟲回公司(原採集樹),5/27上午發現被寄生

下午發現驚人景象,又長見識了。是黃長腳蜂(陸馬蜂) 昆蟲網

這是下班返家前的記錄,現場屍骨無存,下方低處有殘留屍塊物。第二天更無任何可用線索,應已移屍滅證。

每天早上負責管理清潔的大哥會灑水澆花,平台的小處積水偶可見蝶享用。

拍蝶就是希望牠能多採蜜、多喝水、多休息,若不然,以我的小相機加超高爛技術,是沒法拍的。貼圖這隻是花媽(花鳳蝶雌蝶)。

照相手機是方便的,但自動對焦常常讓人傻眼,單手上蝶單手拍,連七糊?厲害厲害!

花媽產卵的位置通常在食草葉面或葉背,但有時會產在枝條上。這枝條可是沒有任何葉子的,相較於剛破卵的小毛蟲而言,牠的食草可謂在遙遠的地方,呵!也太有趣了吧?!


小稻弄蝶(姬單帶弄蝶)。

這又是啥東東?哇阿哉(我那知)!可能就是小稻弄蝶的幼蟲吧?

生態物種的資訊一直在持續更新分類,也會有新物種的發現識蝶是入門容易、深入難。早期的蝶書因資訊未臻完全,隨著參與的人(蝴蝶研究者和觀察者)愈多,公認的辨識方式是愈齊全,先借(圖書館)後買是個好選擇。去年2014/9陸續在北市圖借閱多本,最後當然是買了不少,算是工作閒暇的投入蝴蝶辨識的樂趣,哈哈!而且好像有點過頭了。最後,再貼個蜘蛛,蜘蛛可不是昆蟲 什麼是昆蟲 喔!我是知道才沒幾天的,哈哈哈!


Remark
1. 2015/7/1貼於Google Blogger